薛娄山一事终了,一众势力返回薛城,秦殇再次驾出了房车,

讨债员  2024-02-03 23:17:15  阅读 24 次 评论 0 条
薛娄山一事终了,一众势力返回薛城,秦殇再次驾出了房车,正在车辕捧一卷书牍,车下是上海追债公司一条黑背犬,不远处是一位练刀的少年和练剑的男子。满身酒气的老酒鬼蹒跚着走来,爬上车辕,很快打起了呼噜。秦殇轻呸一句:“老工具去吃席,忘了带点回来。”翌日,风采翩翩的大王子和尚林光顾小院,百里长生迷迷糊糊睁开眼,伸伸懒腰,问道:“昨日酒席吃得甚好,你上海讨债公司们都问了好,招过安,可还有漏掉?”姬宜登时道:“未有漏掉,咱们来是为了…”百里长生不耐地摆手道:“那就不要来烦老汉。”姬宜急道;“剑神前辈…”尚林按住姬宜胳膊,眼神避免后转到秦殇身上,笑问:“秦军师、秦长老,外面的工不好干,又回老东家这里了?”秦殇摇头道:“非也,之前不过是偷空打份零工,这才是本职。”尚林点头道:“原来云云,不过这话你得和妍兮说明,我可是以朋友身份帮她问问。”秦殇道:“原来是东家朋友,不过她已经闭关几个月了,你要见她,还得等等。”尚林道:“无妨…”秦殇急忙道:“剑神的事更和我无关,他上海要账公司是昨日吃酒席没给钱,还是撒酒疯惹了祸。不管奈何,和我无关,他其实不是我家老仆,可是一起散伙混饭,仅此罢了,要打要杀随你们,不必给我东家面子。”说完,抬起一脚将百里长生踹下车辕,骂道:“一把年岁活得还不如二虎,高调做事,低调做人的道理都不懂,蹭顿酒席也能把麻烦带回来。我和二虎若是你这般,不知被打逝世几何回了。”百里长生指着秦殇鼻子跳脚大骂:“你小子,老汉忍你漫长了,抢鸡腿也就结束,当初还敢着手了,欺侮老人,你就不怕天打雷劈。”秦殇跳下马车,就要着手道:“我先劈了你。”“罢休。”尚林抓住秦殇技巧,快速捏了几下,随即笑道:“你误会了,咱们不是来找剑神麻烦,而是我要来看护妍兮。”秦殇问道:“你也要来?”尚林道:“没错,咱们以后也要散伙了。”秦殇道:“那你恐怕混不上饭。”尚林道:“那我让你们混我饭好了。”秦殇和百里长生对视一眼,直接走到石桌坐下,不约而同地拍桌大叫:“上最贵的酒、最贵的菜。”尚林抿嘴一笑,一挥手,风林火山立刻从食盒取出十二道菜和一壶好酒,不等他们取来筷子,二人的手就伸到了烧鸡上,各自拽下一只腿,百里长生只顾大口往嘴里喂,秦殇转手塞给了顾春雨,继续开抢。“鸡翅是我的。”姜圣灵扑过来,急忙抢走两只鸡翅,二虎急得正在秦殇脚下直呼唤,秦殇扔给它鸡屁股。姬宜怀疑道:“你…真的要和他们正在一起?”尚林点头道:“当然,你走吧。”“好吧。”姬宜打发道:“若是感想难受,那就回来吧,别委屈自己。”尚林推着姬宜出门,催促道:“逼真了,你再不走,我就没饭吃了。”送走姬宜,尚林坐到空凳,接过筷子,却发现每道菜都被动过,只得放下筷子,伸手去拿酒壶,不料却被百里长生一把夺走:“衰老人,修行,分秒必争,醉生梦逝世要不得。”自打尚林来了,三人一狗就随着过上了大贵族平平无奇的浪费糊口,才过半月,二虎就胖了一圈。薛城为了庆贺大王子和一众势力的破贼之功,也是冷落了半个月。趁着冷落气,薛家又宣布了一个重要新闻,薛家长房长女薛心梅将嫁于大王子为妾。自打这个新闻传出,尚林就将自己关进房间,好正在每日吃喝不变,三人也不去理睬。可没两日,一个声音再次让秦殇头大起来。“姐夫,有人要抢你娘子啊。”秦殇放下书卷道:“你姐既然有了良缘,你这胡说的害处就得改改了。”薛万仞没好气道:“哪是良缘,明明就是二房为了掌权蓄意排斥我姐,又能趁机结一桩好亲,一箭双雕。”秦殇道:“你可是看到了你姐当初被操纵,却忽略了她将来起码能做公侯妃子,甚至大周王妃,这笔交换,对几近全部男子来说,都算赚。”薛万仞绝望道:“我没想到姐夫会说出这般无情的话,我姐为了你,不停正在和整个家族对抗,当初已经被爷爷和二叔禁足了。”哐尚林破门而出,怒道:“无耻,为了攀取富贵,竟然逼有夫之妇另嫁。你也无耻,妻子都要被人抢走了,竟还说出这般无情无义的话。当初就跟我走,把工作说清晰,这婚不能成。”说着,尚林将秦殇从车辕扯下来,就要拉着他出门。秦殇一把甩开,说了句“莫名其妙”,然后又上了车辕,捧起书卷。尚林气得发颤:“你…你是软弱。”百里长生道:“人家夫君不急,你为何这般…火暴。”“我…”尚林火气一滞,结巴道:“当然是…是…是为了正义。薛家欺男霸女,我岂能坐视不管。”百里长生翻着白眼,也给了句“莫名其妙”,上车寝息。尚林气得跺脚:“你们还有没点汉子的骨气?”二人不做理睬,薛万仞一旁支持道:“没错,没骨气,自家娘子都要被抢了,竟然还能默不作声。”尚林转头问道:“他,真的是你姐薛心梅的汉子?”“这还能有假?”薛万仞道:“我姐以前就发过誓,谁能杀隐豹,为她报了父仇,她就嫁谁为妻,试问薛城谁人不知。”尚林抓住问题,问道:“你是说他,秦殇,杀了隐豹。”尚林点头:“没错,想那一日,我与姐夫上飞豹山,被那厮引入山洞,结束…”“结束…”秦殇大声说道:“结束我用毒毒逝世了他。”尚林问道:“真是这样?”薛万仞瞄着秦殇:“可能…是吧。反正事先我就和他说了这事,遵守薛城定亲的规矩,询问男女双方后,三日内若不推辞,就表达赞同对方,这亲事就定了。当初都已经三个月,姐姐和姐夫都没有推辞,那这婚事,自然早就定下来了。”秦殇怒道:“这事,你可从没跟我说。”薛万仞争辩道:“薛城都逼真,谁逼真你不逼真。反正,毫无疑问,我姐就是你未婚妻,你就是她未婚夫,有技能,你就真的不管这事。”…夜里,秦殇将一本书翻了又翻,百里长生猛地发迹道:“老汉陪你睡这车辕也就结束,当初还吵着不让人睡。”秦殇道:“那你正在车下面打地铺吧。”百里长生翻白眼道:“你小子,自从咱们相遇,可是头一次烦躁。”秦殇嗟叹道:“我的处世规矩:不取一毫,不拔一毛;取人一毫,必付一毛。云云才气与这尘世两不相欠。当初我却莫名欠了薛姑娘的债。”百里长生笑道:“自古情债最难偿,我看你小子怎么还。”秦殇道:“还是应该去看看的。这里和春雨,就劳你看顾了。”翌日吃过早饭,秦殇发迹出门,姜圣灵紧随其后,打出“百里坡剑神”的旗帜,尚林和薛万仞见状,匆忙出门跟上。一路猖獗过市,到了薛府门前,薛家族长薛彻,二房薛长光并一众支属上前对着旗帜拜了三拜,然后薛彻恭顺问道:“不知百里剑神对我薛家有何指点?”秦殇道:“进门再说。”薛彻点头道:“请。”入了大门,穿过一条长长的庭院,秦殇让姜圣灵扔掉旗帜。薛彻吃惊问道:“这是何意?”秦殇道:“为了进薛家门,不得已使点小手腕,薛家主勿怪。”薛彻冷哼一声道:“那你费尽心计,底细有何贵干?”秦殇道:“我与薛家之间,自然只要贵府姑娘薛心梅的事,薛家主不要装明白了。”薛彻道:“那就请吧。”入了客厅,各人分坐,上过茶后,薛彻让一众支属和奴隶概括退下,只留住薛长光和薛万仞,开口问道:“不知秦公子身世怎样?”秦殇道:“这个比力多,乾国二公子,江湖游侠儿,大王子门客,金庭山护卫,虎头山军师,薛娄山长老,当然,当初可能还有个薛家准女婿的名头。”薛长光冷笑道:“秦公子还真是多才多艺,不过这薛家准女婿的身份,还是不要咨意出口。”秦殇点头道:“如能将误会说开,自然不会再说。”薛长光甩袖道:“没什么可说的,其实就不过是我家侄女小空儿的一句玩笑话罢了,年幼愚笨,岂能当真。当然,此事终究牵扯了秦公子,我薛家愿意奉上黄金白银,宝贵异宝,权当路费,也不延误你继续游历全国。”秦殇道:“这事好说,不过,也要薛姑娘当面才气说,哪能就咱们三言两语说了?”薛长光怒道:“我薛家门风老成,男子家岂能随意见生疏汉子?”秦殇道:“那这事就不好说了。”薛长光怒而发迹:“你…”“好。”薛彻忽然出声,挥手道:“叫心梅来。”“我去叫。”薛万仞匆忙举手应答一声,转身跑出客厅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ztz007.cn/a/3784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